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瑞士直击》瑞士版「陈时中」不封城 引发法语区反弹-玛雅预言

瑞士直击》瑞士版「陈时中」不封城 引发法语区反弹

(编按:本文转载自作者3月31日脸书粉专。)

 ▲ 瑞士人杰宇认为,政府积极防疫加人民高素质,是台湾疫情控制稳定的原因。图为法国医护人员。(图/路透)

▲ 瑞士法语区跟义大利语区的大部分居民主张封国。图为警察要求法国尼斯海滩上的人离开。(图/路透)

如今疫情扩散,许多人预期政府会实施封城制度,然而瑞士并未被封城,政府更说明理由:「我们希望人们遵守维持社交距离、少出门和自我管理。」​

瑞士联邦委员会成员Alain Berset表示,还没决定要封城有许多原因,其中,最主要的原因是:瑞士政府认为可以依靠「瑞士人的公民责任感」, 来打击肺炎病毒。瑞士政府不愿进行像法国、义大利一样严格的封城和罚单制度。​

(编按:截至4月9日止,1万2695人确诊,895人死亡。)

 

当国家面对百年来最严重的疫情,我也观察到瑞士的法语区、德语区,对于防疫、政府的应对、个人的责任,还有限制个人迁徙自由,有很不一样的看法。​

热门点阅》 ●本文获作者授权,转载自「」脸书专页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。欢迎投书《云论》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,请寄editor88@ettoday.net或,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。

如果我们细看这1.5万个确诊案例,也许听起来没那么多,但瑞士人口也才800多万人,以人口比例来看,瑞士的确诊病例已高于法国、西班牙甚至是义大利(也就是在瑞士,每一百万人就有1713个病例)。

政府积极的防疫措施,加上「人民的高素质」,或许就是台湾的疫情得以控制得如此稳定的原因吧?​

▲ 瑞士德语区的民众认为,个体的责任会影响群体的责任感。图为德国总理梅克尔。(图/路透)

瑞士政府的防疫态度,瑞士「陈时中」怎么做?!​

因此政府的态度尽管对此已习惯了,但仍是谨慎又缓慢地做出决定。当政府要提出政策时,一定有许多需要妥协的事,有时不能顾及大全,但也不能太极端,因为还是必须讨好多数人的正反意见。

这个制度会创造很稳定的国家,对于人民、商人、投资者带来非常大的安全感。不过,在面临紧急情况,比方说这次疫情,这个制度无法做出积极的防疫政策。​

瑞士政府的挣扎:封城是专制的表现?民主退化的象征?​

联邦委员会部长的言论,很直接批评法国政府应对疫情方式很混乱,同时更批评马克宏在电视上所宣布的矛盾措施。比如说,「一天说要出门投票,隔一天说要待在家里」。

现在很希望他们也可以在台湾,一个为我们撑开完整保护伞的国家。

法语区也有政治人物公开批评联邦政府,指出他们的政策很矛盾。当上周五瑞士政府开记者会说:「朋友聚会还是允许的,不要超过五个人就好了。」这也让一些法语区跟义大利语区的区政府站出来说:「如果不是去工作、采购或看医生,你们就不要出门!」​

▲瑞士卫生部长反对封城的理由,是不愿变成专制的国家。图为湖北各县市已「封城」超过一个月。(图/路透社)

他表现得非常沈稳,讲话很有催眠的效果,他的态度呈现了瑞士政府的态度代表性:「不慌张、不极端、保守。」这让德语区的媒体经常表扬他。

其实,瑞士已经停课两个多礼拜了......然后呢?​

最近欧美政府以及媒体似乎认为,只有中国或义跟大利可以学习来应对疫情。我想请瑞士政府跟卫生署张开眼界,寻找正确的学习榜样,而「台湾」便是一个最佳例子。

这项数据又再次验证了,就算是同一个国家的人民,人与人之间仍然有文化隔阂。

政府发言后,随后就有一项有趣的数据调查被公布,此调查研究人民对于政府处理疫情的信任度。参与调查的德语区,有70%的人相信或很相信政府所做出的决策,法语区跟义大利语区的则骤降到45%。​

除了政府「超前布署」的防疫策略,我自己也观察一项可贵的因素,促使台湾的防疫工作如此成功。

● /来自瑞士法语区,法文老师。

法国政府的言论之所以极端,主要是想借由营造的危机感,进而使人民积极配合防疫,因为法国人在肺炎初期,已经低估了病毒的风险。

瑞士政府认为,大众的理解与配合,才是最关键处理方式,需要先得到大家的同意,才能有效率的进行工作,所以面对疫情,也只能一步一步「慢慢反应」。​

起初,我以为只有我爸在跟我通电话时,会大骂卫生署部长,不过现在大多数的法语区的人民,对于他的措施感到不满意,甚至已有人开始连署,要求卫生署宣布封城。​

面对政府的危机处理,「马铃薯鸿沟」又再度出现了吗?​

昨天我父母还说:「我们原本还很担心让妹妹去台湾找你,结果现在你们比我们还要安全。」​

▲ 瑞士德语区、法语区和义大语区,对是否封城持不同意见。图为法国尼斯居民在超市购物。(图/路透)

这两周,我收到好多学生的私讯消息,大家担心自己身边的人刚从国外回台,担心有传染的风险,决定先自主隔离两周。

昨(30)日瑞士政府宣布确诊的数据,总共有近1.5万个感染案例,不过这些数据可信度极低,因为瑞士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筛检。

我可以理解政府在紧急情况下采取的措施,需要顾虑到对民主和自由会带来的冲击,不过在选择保护人民的健康,和某些人的迁徙自由,还需要妥协这么久,我始终无法理解。

前几天琉森州最大的报社这样描述他:「不管情况有多严重,他总是冷静、理性的处理情况。像他这种人,绝对不会像法国总统一样,把病毒跟战争拿来比较。」​

或许,对台湾人来说,这件事再正常不过了。然而,并不是每个国家的人都有公德心,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保护别人的意识。

法国政府的防疫标语,也用比较极端的话来呼吁民众防疫:« nous sommes en guerre »(我们在打战的状态中)。​

虽然情况已经这么严重,瑞士政府却还没有决定要封城。​

台湾没有把防疫跟民主对立起来,证明民主制度在面临积极的防疫措施时,并不会因此退步。为了保护人民的健康,限制人民的迁徙自由,并非专制主义的表现,而是「有责任的政府」应有的表现。保护个人权利是一回事,然而面对疫情失控的状况,却仍然保护那些硬要出门的人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​

瑞士直击》瑞士版「陈时中」不封城 引发法语区反弹

大多数的法语区跟义大利语区主张封国,但是德语区的人相信只要大家遵守现有的规则,就可以打击疫情,不需要限制个人自由。

3月20日,瑞士联邦委员会表示:「我们的文化不一样,瑞士政府不会演戏。」瑞士政治人物通常说话很委婉,也不会批评国外的政策,所以这一句引起了媒体的讨论。

▲ 瑞士59%法语区的人支持封城。图为法国巴黎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然后,学校、餐厅、咖啡店,以及许多的商店都无法营业;政府、媒体天天宣导民众不要出门。但瑞士却早已陷入疫情扩散的困境,未来的确诊案例也只会越来越多。最近我还是听到父母和朋友抱怨,还是有许多人出去玩、做运动、朋友聚会等。​

相较于德语区的正面报导,法语区和义大利语区的媒体以及人民,对于卫生署部长的作为则持有不同的看法。

面对「防疫战」与「民主」的拉扯?台湾成为最佳的学习教材!​

百年来最严重的疫情,瑞士政府的防疫措施「是在哈囉」?​

法国政府的防疫措施:我们在打战!​

3月25日,一份调查显示59%法语区的人支持封城,不过德语区只有38%的人支持封城。​

如今联邦政府提出的应对方式,是「禁止5人以上的群体聚会」,但出外散步、找朋友还是被允许的,大家出门不需要像义大利或法国,填表格说明外出原因,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出来,政府不想要限制人民迁徙的自由。

然而,目前同学没有发烧症状,加上属于年轻族群(可能抵抗力较好?),医生说还不能做检测,只叫他乖乖在家里自我管理两周。我同学,就是一个真实案例,有相关的症状,不能做检测,而未被列入数据中,而这样的例子,在瑞士早已数不清。​

 ▲杰宇分析指出,瑞士确诊比例已高出法国。图为法国南部一间医院加护病房收治新冠肺炎患者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对于目前政府处理危机的方式,瑞士法语区跟义大利语区,也就是所谓的「拉丁语系区」 ,有多数的人表达不赞成。

德语区的文化认为,个体的责任会影响群体的责任感。这个思想在北欧国家很普遍,而法语区的文化,人民习惯由政府提出大方向,由上对下的施政方式,才会促使人民行动。​

瑞士是一个「直接民主」社会,政府的决策,永远透过人民进行公投来表达支持或反对。

而在瑞士,则是相反的状况,瑞士版的「陈时中」 — 瑞士卫生署部长Daniel Koch,负责协调全国防疫,天天上新闻跟大众报导现况,提出最新的防疫。

法国的处理方式都和瑞士政府的想法背道而驰。瑞士政府认为,法国政府很临时地决定一件事,且不管人民的意见而强制执行,会有反效果,因为人们会想要违背禁令。

面对未见起色的瑞士疫情,​德语区和法语区却有着相当不一样的立场?!

卫生署在讨论封城时表示,怕我们变成像中国一样,我到现在也还无法理解,究竟「封城」跟「专制」有什么关系?越想越觉得卫生署部长的言论实在太奇妙了。​

根据上周的最新调查显示:国内有49%的人,认为政府应对危机的速度太慢了。但如果细看不同语区,对于「不满政府应对方式」的看法,却又有很大的差异:法语区不满意的人高达64%,义大利语区有68%,但在德语区,反而只有42%的人表达不满的看法。​

就在上周跟高中同学通电话时得知,他有严重的咳嗽、全身肌肉痠痛,加上身边已有同事确诊的案例,因此担心自己疑似以感染肺炎了。

面对国家里少数语言区的批评,卫生部长还表示:「我们的政策会再严格一点,不过我们不想要封城,我们相信瑞士人的纪律,采取的政策来应对疫情,都符合我们的文化和民主价值。我们不是中国,我们不想要变成一个专制的国家。」​

从疫情爆发至今,台湾的防疫措施,受到不少国际媒体的讚许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台湾在疫情初期就积极采取防疫措施。而在欧洲的状况,却是疫情已开始在当地爆发后,政府才开始思考防疫问题。​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清朝四大冤案|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|车祸死尸|德国女兵|失踪案|泰国鬼娃娃|荒唐皇帝|上海吸血鬼事件